365bet官方网址 农业 最棒欺悔是老乡!

最棒欺悔是老乡!

我所在的村子是个老大难的村子,曾经连续十多年没有人敢当村长。当时当村长就是帮着上面向村民收粮收税收费——把村民逼急了,村民可能会打村长黑棍,不逼村民上面又说你工作不积极,会被上面批评。两头受气两头堵,终于没人愿意没人敢当村长了——这个职位一直空了十多年。

遗产
  
  当年土地承包的时候,村东河边那片沙滩地没人愿意要。老于大叔却看中了那是块宝地,毅然承包了下来,而且签合同一包就是三十年。
  
  从此老于大叔一家起早贪黑拼命干,整平了土地,特别用石头加固了河岸,地的周围挖了排水沟栽了一圈杨树,旱了可抽河水浇,涝了能排水,加上肥料充足,种什么都是吱吱地往上窜。原来没人要的沙滩地,如今成了聚宝盆。村里的人都夸老于大叔有眼光,村长也后悔便宜了老于大叔,可有合同在也没办法。
  
  这些年好多地方搞开发大规模建设,需要河沙越来越多,很多河边村子的河滩地都开挖了沙塘,发了大财。村长也想在老于大叔包的河滩地上做做发财梦,不止一次地去找老于大叔做工作。
  
  这天村长又来到老于家里,看老于大叔正在浸种,立马走近前去,掏出高级烟来递给老于大叔:“大叔在忙啊?”老于看是村长,就知道还是地的事,爱答不理的应了一声,问:“村长有什么事么?”村长说:“你看附近几个村都发起来了,就咱们村这么半死不活的。要是能卖了这块沙塘地,能卖几百万呢!你发了不说,咱全村都可以大改变啊!这么好的事,你怎么就不同意呢?你说吧,要什么条件!”老于不紧不慢地说:“我还是那两点:一是我有合同,三十年没到期呢!二是为了村庄的安全。你看如果挖掉了这片沙地,一旦河里发大水,将直接威胁到村庄的安全。我们可不能只顾眼前利益而毁了子孙后代啊!再说,国家也明令禁止毁坏耕地,我这走到哪里也说得过去!”村长有些恼火了,梗着脖子提高了声音对老于说:“你别拿那些吓唬人,我可不怕你那一套!地是村里包给你的,村里需要就有权利收回!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老于一听也动了气,把桶一扔说:“有什么招你尽管使,我接着就是了!”村长气呼呼地走了。
  
  有一天老于正在家里吃午饭,有人跑来喊道:“你还吃饭呢!你村东的地里来了好几辆大挖掘机正要挖沙呢,还不快去看看!”老于把碗一扔往河滩地跑去,果然几辆挖掘机正在挖他家的地。老于冲到机器前大喝一声:“住手!快停下!谁叫你们挖我家的地的?”这时过来一个头头对老于说:“这里没你的事,快走开!我们是按和村里的合同执行的,有事你去找村里去,别误了我们开工!”老于说:“这地我承包了三十年,还缺好几年到期呢!村里怎么会又和你们签了什么合同?”那人说:“你们那些事我们不管,我们只管我们的事。开挖!”机器“轰隆隆~~~”地向前开过来,老于一看没法了,只得躺在地上,说:“挖吧,你们有种就从我身上压过去!”这时老于的知近和亲朋好友也都赶过来了,很多人上前帮老于理论。那头头一看众怒难犯,只得让司机停工,然后气呼呼地到村里找村长去了。
  
  官司打了一年多。虽然上边没说谁输谁赢,可他们也没敢再来开挖。事情好像就这样拖下去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老于连累带气,日夜操心费力,突然得了脑血栓,从此瘫痪在床像个植物人一样什么也不知道了。他二十岁的儿子于刚技校毕业回来支撑门户,子承父业。有一天老于终于清醒了一会,拉着儿子的手,断断续续地说:“孩子…河滩地…千万不能…”一句话没说完,就瞪大眼睛断了气!
  
365bet官方网址,  几年后于家的承包期到了,村里这回可以理直气壮地卖掉河滩地挖沙发财了!挖掘机很快就开到了那块地里开工了。可是于刚心里一直感到憋屈,为了这块地,爹爹搭上了一条命,难道就这样算了?
  接连好多晚上,于刚都急匆匆吃过饭就出去了,他娘问他干什么,他也不说。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有人在村委会的布告栏里发现了一篇保护耕地的倡议,写的有根有据,合情合理,凡是有点人味为子孙后代计的人都觉得对。可是村委会却像疯了一样,大会小会查是谁写的,还在大喇叭里一个劲的谩骂攻击写倡议的人。村民也纳了闷:难道保护耕地错了吗?
  有天晚上村里的大喇叭又响了,因为经常这样,村民们也不当回事。可仔细一听却是于刚的声音在说有关河滩地的事情,从他家承包那块地开始,到中间的所有细节,一五一十地说给村民们听个清楚明白。很多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有好多人误解老于,认为他只顾个人利益,不顾全村的发展,听完以后才明白老于还是为了全村的安全考虑才一再顶住了卖地风,很多人佩服得直竖大拇指。于刚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关了麦克,为此管广播的人还被村长撤了职。
  
  这年春天,省里来人调查村里卖耕地的事,说是有人上访到省信。访。厅,并且到实地查看了一番。当时于刚正巧就在那里,把揣在身上好久的村民联名信直接递给了调查组的工作人员,并详细介绍了具体情况,连他父亲的事都说了。心里要说的话全都倒了出来,于刚如释重负地说:“我能做的都做了,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对得起死去的父亲了!”调查组当场叫停了挖沙毁地的行为。
  
  这年夏天的雨水特别大,很多地方洪水泛滥,河边好多毁地挖沙的村庄都受了灾,房子被洪水冲走了好多。于刚他们村因为他家承包过的那片地的保护,才免遭厄运。村民们在庆幸的同时都十分感激于家。冬天上级拨了一笔数目不小的款项给县里,明确要求专项用于加固河岸,保护两岸的耕地,任何毁坏耕地的行为都将受到严厉的惩处。于刚在心里对父亲说:“您可以安心了!”
  村长的鼻子都要气歪了,心里说:“走着瞧!”
  

486上台后,逐步取消了针对农民收取的粮税费,甚至还要给村民发一些农业补贴——虽然只有一点点补贴,但聊胜于无,更重要的是不向自己收粮收税收费了。

上面的精神、政策需要有专门的人来向村民传达和实施。最开始上面给村里指定了个曾经当过村长的村民当村长。但那位前村长表示自己不愿意当这个村长,不过帮着上面传达一下指示和精神,还是可以的。

于是我们村子里就有了一个没有任职却履行着村长大部分职责的准村长。有几次上面派人做工作,说以后再也不会随便向农民收粮收税收费了,并要求他正式出任村长——真有点“乡亲们,快回来吧,鬼子投降了”的意思。

但这位准村长死活就是不同意,上面又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人选,只好让他继续不任职但履职。这位准村长是这么说的——上面让开会,我就去开,上面让传达什么通知我就给传达,上面让大家去领粮食补贴,我就在大喇叭上使劲儿吆喝几天,通知到每个老少爷们,上面如果再让我向大家收粮收税收费,那我就直接撂挑子不管了。

几年下来,村民发现486真的没从农民这里直接收过粮税费——简直就是新纪元啊。在新纪元,慢慢地村长这个职位也不再那么讨人厌招人恨了。

虽然村长这个位子不怎么讨人厌招人恨了,但当时我们这一带的农村没什么油水可以捞,大家都忙着去赚钱,所以村长这个位子也没人眼馋。我们村,仍然是那位准村长一半屁股坐在村长位子上——只履职不任职。

终于,随着城镇的开发和扩建,有的村子开始向ZF、开发商、工厂卖地。有的村子每次卖地都有几百万上千万的资金过手,这么大一块肥肉,随便攥一把沾到手上点油星就抵得上在地里刨大半辈子——这时村长就是正儿八经的肥缺了。

不过也不是每个村子都有资格卖地——如果村子距离城区比较远,是没人来买地的。有资格卖地的那些村子确实是发了——确切地说,那些村子的村长确实是发了。

当然,这种野蛮式的出卖土地,也带来了很多后遗症——最开始大家是羡慕那些有资格卖地并把地卖掉的村子,后来这些村子普通村民的境遇让大家庆幸自己村子的地没被卖掉——没了土地的农民就像是上了岸的泥鳅。我的夜报《回乡见闻——城镇化可能是个悲剧》里面简单地描述过。

我们村最开始还没有资格卖地,还是属于羡慕有资格卖地并把地卖掉的村子的村子。

哪里都不缺聪明人,农村也一样。当时虽然我们村还没资格卖地,但越来越多人觉得村长这个位子大有可为。我们村的那位准村长也开始把自己的另一半屁股往村长位子上挪,不过这时已经由不得他了——村子里N多人盯着村长这个位子。

各方势力斗智斗勇,还发生过大规模械斗,整个场面一片狼藉。最白热化时,半年内连续三任村长因为各种原因进了监狱——

准村长在一次械斗中被人打断了腿。那位成功地把准村长的腿打断的村民,带人冲到村长家,亲自爬到准村长家那棵白杨树上,成功地从树上把象征村长地位的大喇叭摘下来,连同播放设备一起带回了自己家,并成功地把大喇叭装在了自家院子的白杨树上,又成功地用大喇叭对着全村念了一段《人民日报》上关于新农村建设的新闻报道,随后还播放了一曲《爱拼才会赢》。

第二天这位新纪元的第一任村长就被派出所的民警成功地抓获并关进了监狱……

标签:,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