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城12

01

01

海城的冬天不太冷,除了海风吹过带来一丝寒凉外,青的草,绿的叶,悬挂在天空依然柔和的太阳,都在说明这个城市与大雪纷飞的北方完全不同。

兴叔打定了主意,心里开始觉得喜悦起来,夫娘和圆妹就更加喜闻乐见了。

这一年的冬天,渔翁年迈的身体好像一棵内里早已腐朽的大树,只经海风一吹,就此病倒了。虽然有左邻右舍的帮衬,医院还是通知了家属。数十年不见的张喜宝回了海城。才来两天,就和病床上的渔翁吵起来了。

择日不如撞日,夫娘不磨叽,就定了明日,只要梅姨没意见,还说是要办的大气热闹的。兴叔当然不乐意,料想梅姨对此应该也有意见的。于是圆妹又自告奋勇,决定去找梅姨来此。她动作飞快,不一会就拉着满头雾水的梅姨来了。

渔翁身子不好,需要住院疗养,儿子一家人却在大城市生活,这次张喜宝回来,就是要带他去疗养院住着,听说市第一医院附属的疗养院条件好,床位难得。张喜宝好不容易托关系抢了个位,一切都办得妥妥当当,就等老父亲过去了。但渔翁不愿去,那里远,人生地不熟,倒不如海城自在。

梅姨一看,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不过,两人也这个年纪了,也就没有大姑娘小伙子的羞涩,再听夫娘七七八八的一说,也就点头应了,只是顺着说:“我是怎么都行了,只是不要太铺张了。”

“你去忙你的吧。我打算好了,准备去养老院住着,那里老朋友多。况且有阿兴和阿梅他们在。我也高兴。”

圆妹细心,她又问:“那要不要通知辉仔一声。我去找他好不好?”

兴叔和梅姨早几个月就搬去了老人院,养老院在他俩的打理下,更是有条有理了。海城政府为了鼓励他们,还另拨了善款出来,新建了一批老人设施。早在前几日来探病时,他俩就和渔老说好了,等身体稳定下来了,就接去一起生活。

辉仔在临县读书,倒是并不远,回来是很方便的。梅姨感激的看向圆妹,“还是你细心,打个电话给他就行。”

渔翁心里知道,儿子有出息,自己就不要去拖后腿了。外面的风声他也听说了,都说张喜宝是个大城市当官的,一向不太爱搭理这位老父亲,从多年前渔翁第一次上门后,从此他就没回过海城。这次也不知道是刮了什么风。竟然亲自来接老父亲去市里了。说不定正是为自己前程着想呢,这两年官员想往上走,私德有亏可不行。

兴叔沉默半晌,又说:“别人都可以打个电话通知声,就说请大家来吃个饭,倒是不必给人情的。另外渔翁那里,我想亲自去一趟。”

让人说吧,多年过去了,渔翁也早就看开了。

“这是应该的。张老一个人住,又是辉仔的爷爷。你不去我都要去的。”

“这可是您说的,到时候可别向外界说我不孝顺。”

夫娘一听,乐了,她摆摆手,大包大揽的样子:“你俩一起去吧,就当逛逛,把这菜打包,顺便带过去,其余的交给我了。”

渔翁点头,他想要在此终老,想要死后把自己的骨灰洒向大海,临老了,任性一把吧。糊涂地过了大半辈子,他早就清楚了自己想要什么,想按自己的意愿生活。

兴叔和梅姨本还有点犹豫,夫娘却已经把具体事宜都整得差不多了。最后定了在四海酒楼摆上几桌,请些亲朋好友,大家来热闹一下。圆妹也推着父亲出门,并说她去找辉仔,等回来帮姑姑一些小忙。

海城的风继续刮着,张喜宝可没那个耐心和老父虚耗,他也有自己想要的。

这两人把事安排得妥妥当当,反而两个当事人无所事事了。至于请亲朋好友的事,有夫娘在,真的是半点心都不用操的。

世人活着,谁没有自己想要的呢?欲望像一根看不见的线,拉扯着红尘中的平凡人,有时你以为想要,却只是中了自己的幻像。能真正懂得在其中甄别的人少之又少。

兴叔和梅姨对笑一眼,只得出门了。

兴叔和梅姨想要得到心灵的平静,守望相助;夫娘想要把有家渔业发展成全国十强;权哥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证明给家乡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看。失败了他照样可以站起来;肖能努力地追赶妻子的脚步,想让她和儿子正视自己。

02

这些生活中的平凡人朝着自己的期望活着,不管对与不对,他们活着,海城也就活着。

等兴叔和梅姨一起走到大街上时,就人人皆知喜讯了。连闲汉阿来也听说了。

02

阿来穿着一件看不清颜色的衬衣,头发蓬乱,面色枯黄,不知刚从哪里爬起来的,全身上下就没一块干净的地方,他眯着眼打量他们,正午的太阳正浓,他却好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辉仔毕竟年龄还小,很多事情看不懂,看不透。他不懂父母之间的纠葛,不懂母亲的决定,但青春期的叛逆使他的性子像台风来临之际的海城,表面上看着风平浪静,内里却已波涛汹涌。

“看样子是喜事近了,不用你们请,我可是要来喝一杯的。”

他知道隐藏在自己内心的愤怒,虽然回家时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在听了夫娘的几句无意识的抱怨后,还是怒火高炽起来。

“来啊,明天四海酒楼,给你留席。”既是好日子,兴叔也高兴,不好跟他计较的。这会也不好拒绝。

这次回来,渔翁爷爷在病床上躺着,没有最爱吃的东西。母亲直接搬去了养老院。每天忙得不见人影。

“那敢情好,四海酒楼茶好菜靓,果然有钱就是气派。”阿来笑得奉承,“梅姨,这苦日子熬到头了,时来运转啊。”

“爷爷,您不知道,外面传得多难听,说是钱都转给我了。那个胖女人,也冷眼看着我,肯定以为我得了多大的好处呢……妈妈也是,她不好好的过着日子,却把兴叔叔一起拐到养老院算怎么回事呢?我是一天都不想回海城呆了,以前就被人看笑话,现在这么大了,还要被人指指点点。这次要不是爷爷病了,我放假也不会回来的。”

梅姨并不答话,只是沉默地站在一边。

“别胡思乱想了,他们这样做,肯定有他们的道理,你大了,你母亲也得有自己的生活。至于外界的眼光,不用太介意。你看几个月前发生的事,现在又有谁还会记得。也就新鲜那么几日,就很快沉浸下去了。”

“我们现在要去渔翁家,回见哪。”兴叔不想跟他多说,准备打个招呼就走。

“我不喜欢走在大街上被别人议论,这种感觉不好。”

“别啊,不是去渔翁家嘛,正好,我们同路。一起一起。”他歪着眼打量他俩,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怎么知道大家在议论你呢?”渔翁微笑地看着他皱起眉头,“你以为大家都在议论你。其实人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忙,无名无利,谁有空天天盯着你呢。倒是有那么一两个好事之人,你越在意,他们说得越起劲,反而你自己坦然面对了,他们倒不好开口接话了。”

兴叔不好搭理他,梅姨也不吭声,只得由他去,两人在前面快步而走,后面就跟着晃晃荡荡的阿来。

“真的吗?是我自己太在意了吗?”

03

“爷爷以前看电视,细节记不得了,但里面有个片段很有意思的。”渔翁眯起眼,辉仔知道爷爷要讲故事了,他竖起耳朵听着。

这阿来谁都知道是一泼皮无赖,每日里混日子,上无老,下无小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三不五时的去打打秋风,谁家要是少了点什么的,那不用问,准是他拿了。

“一个很聪明的人犯案,躲避了很多年,我原以为这会是一桩悬案,因为他的手段厉害,警方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蛛丝马迹,可是最终却自投罗网了,这个结果是不是很惊奇?”

想问他吧,又没有证据,也不好跟他计较,他也不傻,并不以此发财,想着总还要在地头上混下去的,做得太过份也不行,所以就算是拿,也不伤筋动骨。

辉仔瞪大双眼点头。

虽说不在本乡里开大张的,但他三不五时的出去一趟,回来便也阔气了不少,众人心里明白,这不定要是哪个外乡的遭了灾呢。

“因为他像惊弓之鸟一样,走到路上,以为大家在看他。随便一人说点什么,他就以为别人发现了他。路边有警察路过,也以为是来抓他的。久而久之,把自己的神经都搞衰弱了。最后误打误撞的,刚好撞进警方另一桩案子的包围里,被抓之后,他才明白,警察抓的根本就不是他。”

故阿来虽懒,日子过得也还行,过几日出去一次,回来手上又有了点闲钱的。

辉仔想笑,想到了自己,他就是那个被惊了的小鸟,一点点风吹草动,就敏感得不行,给自己造成了很大的心理负担。

村里人都知道这号人,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警察不来抓他,村民也并不会多管闲事去举报,日子也就这样过下去了。

03

泼皮无赖不好惹,谁也不想引火上身,反正他在村里也没闹大,众人当面不讲,背后都是要戳脊梁骨的。

爷孙俩在医院里谈天说地,气氛祥和。辉仔看着爷爷苍白的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针孔,只觉得心里难受得厉害。爷爷是真的老了。

365bet亚洲官网,阿来反而越来越得意,以为众人怕了他,于是更加放肆下去。

“爷爷,您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什么时候能出院呢?”

这会他跟在兴叔后面,斜着眼,吊着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时“嘿嘿”笑两声。

“快了快了。就快一个月了。都有点等不及了。”

04

“天天躺在床上可无趣了吧。”

两人在前,渔翁倒没看见背后的阿来,不消说,渔翁一看就知道是为嘛来的了。

“是啊,我就坐不住,喜欢随处走动,医生叫我卧床一个月,刚开始三天还好,老老实实地呆着呗,可时间久了,就觉得手痒脚痒,这滋味也不好受哟。总想着偷偷出去溜个弯。”

“这是来请我喝喜酒了吧。这可是好啊,一定要去的。”他乐呵呵地说。

渔翁把手轻轻的做成一个半圆,放在嘴边,示意辉仔靠近点,小声说:“我还想过夜晚等没人时,偷偷地翻院子出去,在海边捞点东西,再偷偷地溜进来呢。”

又忙忙地让他俩进屋,端出水果点心,摆上茶,也不理他俩推辞,好歹忙过了,才坐下来。

“哈哈哈……爷爷,你和我一样,像个小孩。”辉仔笑得欢快,他的眉眼放松下来,原来爷爷是个老顽童,太有趣了。

“订了明天的日子呐,可是难得。辉仔和圆妹都是好孩子,你俩也好,日子只会越过越红火的。这些年我就看着,心里也替你们着急的。可算是看着了。喜事啊。”

“那您是怎么熬过这一个月的,快跟我说说。”

渔翁很高兴,他一直觉得阿梅和阿兴就这么单着可惜了。这下好事近了,他也跟着高兴,只一人劲地说是喜事来了。

标签:,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